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    >    Vogue Film    >    明星

她之所以還沒當影后,只是因為“長得太漂亮”

編輯:Hezi 時間:2019年7月17日 內容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圖片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

文章導讀

她之所以還沒當影后,只是因為“長得太漂亮”



攝影:Boo George

造型:Daniela Paudice

還記得《Vogue服飾與美容》2015年五月刊的封面人物Sasha Luss嗎?


四年不見,這個俄羅斯超模又多了一個新的身份——演員。呂克·貝松的新片《安娜》,女主角正是Sasha Luss。


灰藍色的眼瞳、頎長身軀和纖細的頸部線條,在片中,她扮演的頂級特工和殺手安娜,在執行任務時也正是用模特身份作掩護。



 超模身份+美艷變裝+勁道流暢的動作戲,呂克·貝松為Sasha Luss打造了最利于她發揮形象魅力的故事世界。


二人的合作緣起于他上一部執導的電影《星際特工:千星之城》。Sasha在里面扮演28世紀Mül行星的珍珠人公主Lih Minaa。雖然加上了CG特效,但還是保留了她大部分的面部特征。


《安娜》片場照

如愿走進了呂克·貝松的“千星之城”,但卻是以建模的形式,Sasha并不滿足于此。在那期間,呂克·貝松曾問起她表演事業的規劃,她回答:5年后,我將得到屬于自己的奧斯卡獎杯。


《安娜》片場照

在走秀與拍攝間隙,鐘情戲劇的她努力創作自己的劇本。拍完《星際特工》幾個月后,她向呂克·貝松請求一些以往的劇本,比如《第五元素》,想從中學習塑造人物的寫作技巧。沒想到,她拿到了一個全新的故事——《安娜》。


故事主角是一個被男友家暴的絕望女孩,意外被克格勃看中,培養成了殺手特工。這種殺手版 “灰姑娘” 的劇情,與1990年為呂克·貝松打出金牌字號的《女囚尼基塔》相呼應,沿襲了導演最拿手的大女主DNA佐以致命暴力美學的成功模式。

為了演出殺手安娜的麻利狠絕,Sasha與動作師們專攻柔術格斗和泰式跆拳道,進行了兩個多月的高強度訓練,每周練5天,每天練6個小時。正式拍攝期間,每一場動作戲對她又都是新的訓練課程。Sasha開玩笑說自己絕對是劇組里被打得最多的人。


“像所有超模演員一樣,我面臨的是克服漂亮女孩的局限。”


立志5年奪奧的Sasha以查理茲·塞隆為榜樣,她贊嘆塞隆在電影《女魔頭》中的巨大轉變,渴望扮演更強硬的角色,不僅作為超模被認可,更希望成為有奧斯卡潛質的專業演員。


《安娜》令觀眾自然回想起《女囚尼基塔》中90年代槍戰電影經典的人物設定與動作場面。那部電影也是呂克·貝松在女性題材上大展拳腳的開山之作。


安娜·帕里約(Anne Parillaud)扮演的尼基塔叛逆而脆弱,被卷入層層危機,走上殺手之路,像不得不在叢林法則中夾縫求生的弱小動物,憑借這個角色,她拿下了第16屆凱撒獎的最佳女主角獎。


“尼基塔”的成功,不僅給呂克·貝松早期的職業生涯留下了帶有女性符號的代表印記,更練就了他解讀、塑造女性角色的絕妙功力,手法日臻成熟。


到了1994年,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為電影史帶來了可以媲美小說世界《洛麗塔》的經典少女形象——殺手瑪蒂爾達。


拍攝期間,娜塔莉·波特曼(Natalie Portman)只有十一二歲,在鏡頭中,導演挖掘著她不自覺的超齡特質:舉手投足間的早熟,纖細柔弱的內心,還有少女的幸福與悲傷。


鏡頭之外,他善于發現最適合角色的人選,讓她們保留屬于自我的部分。瑪蒂爾達給Leon表演模仿秀的情節,就是娜塔莉的自我展露——麥當娜、夢露和卓別林這三個人物,正是她在試鏡時給導演調皮模仿過的。


娜塔莉·波特曼和呂克·貝松

娜塔莉·波特曼說電影首映那天,呂克·貝松和當時的女友為她買了一套小禮服裙,帶著她去電影院看自己的作品,接受影迷的喝彩。就是這樣夢幻的體驗,讓她義無反顧地一頭沖進了電影世界,開始了名為電影的終生學習,給未來的《偷心》《黑天鵝》《第一夫人》埋下了夢想伏筆。


“導演的工作就是圈好一個范圍,讓演員在角色的范圍內發揮自我真實的魅力。”

也許就是這份真實,令他電影里的女孩活力叢生。一如他為《星際特工》中的Cara Delevingne保留了招牌式的古靈精怪,讓Rihanna扮演的舞女泡泡呈現出眼花繚亂的性感和趣味。


把時間往回撥20年,呂克·貝松的經典科幻片《第五元素》正是受了《星際特工》原版漫畫的啟發才得以創作出來。


與大多科幻或超級英雄題材電影不同,在呂克·貝松的異世界中,女性角色占有著絕對的主導地位,她們的命運,乃至細微的表情變化,都起到推動劇情的首要作用。


一頭橘發、充滿野生感的高等智慧生命莉露,由當時剛從超模轉型演員的米拉·喬沃維奇(Milla Jovovich)扮演,這也成為了她最具代表性和難以超越的角色。


這個有著人類外表的外星高等生物,伴隨著劇情的遞進,漸漸融入地球生活,她既身負冒險和拯救星球的任務,也宛如普通的調皮少女,并有了人類的情感。


這樣的女性引領作用在2014年的《超體》中則更為顯而易見。那時,斯嘉麗·約翰遜(Scarlett Johansson)已經憑“黑寡婦”樹立了鮮明的科幻形象,但遺憾的是,復仇者聯盟尚在集結初期,她在漫威系列中只能算是襯托和輔助男性英雄角色,自身的故事鮮少被挖掘。


而《超體》中的Lucy則全然不同,這個被CPH4物質激發了100%大腦潛能的女孩,有復雜的情緒和命運糅雜于一身,她進化的程度越高,感知到的人類情緒就越稀薄。


呂克·貝松用10年時間,在腦中構思《超體》。他將電影分為三段:以《這個殺手不太冷》式的犯罪故事開啟,之后展開類似《盜夢空間》的劇情,最后以《2001太空漫游》的古典式科幻意味收尾。


在這10年構思,三重結構之中貫穿的,就是斯嘉麗·約翰遜表演出的五重進化過程。


第一階段的她是受到驚嚇的普通人,急促的呼吸,驚恐的求饒;第二階段CPH4進入體內,她的大腦開發到20%-30%的初級階段,隨著大腦智力和身體機能的無限開發,情緒和感覺隨之流失;


到了第三階段,她吸收了更多的藥物,急速吸收知識,并能夠控制電波;第四階段的Lucy已喪失七情六欲;最后,大腦開發至100%的Lucy,面臨了自我的消失與永恒的存在。


斯嘉麗·約翰森讓銀幕前的觀眾全身心地相信著Lucy的境遇,體察到她身體和腦內的變化進度。


呂克·貝松與斯嘉麗·約翰遜的聯手,讓觀眾看到了“寡姐”在科幻外皮之下,深入人性的表現實力。他仿佛有一種絕技,總能激發演員為角色貢獻出最佳狀態。


呂克·貝松的女性題材電影具有強烈的破壞性,他總是讓人物身陷囫圇,被卷入危機四伏或光怪陸離的命運。而當他的鏡頭照上了這些破碎的面龐時,又如同一束光打在了棱鏡上,讓一切破碎幻化出異彩,讓這些女性的魅力變為永恒。Sasha Luss的五年影后夢,經他之手,或許真的可以實現。


將本文分享到

本文相關品牌

本文相關單品

你可能還會喜歡

更多相關網站內容

關注官方微信
VOGUE VIP專享
開啟互動之旅

將文章:她之所以還沒當影后,只是因為“長得太漂亮”
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。

喜歡理由:

喜歡成功

經驗: +2 , 金幣 +2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已經喜歡

 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